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欢乐颂5》越来越不欢乐,无厘头的吵架让人抓狂

时间:03-2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74

《欢乐颂5》越来越不欢乐,无厘头的吵架让人抓狂

已经延续了近七年的女性题材都市剧《欢乐颂5》,空降三月电视荧屏。该剧自第三部起采取套拍方式,即原班人马早在2022年就已拍完了三部续集,但因为播出政策的限制,需要分三年才能播完。时隔一年才推出下一部,不少观众早就忘了前边的内容,开篇全靠剧情提要来回忆。第五部延续了上一部令人窒息的“五美”危机,被渣男欺骗的何悯鸿回到22楼,即使知道了对方骗婚骗育、上门威胁朋友的可怕行径,她依然带着“恋爱脑”将矛头对准了帮助自己的朋友们。叶蓁蓁的好心看护,朱姐的劝告以及其他人不计前嫌的接纳,都被她视而不见,反而处处腹诽朋友们包藏祸心,黑白不分。何悯鸿的“黑化”让整个人物都变得不可理喻,毫无头脑的指控,带有恶意的揣度,让人怀疑何悯鸿的智商全面掉线。就连本来还算正常的何悯鸿父母,也在剧里给出了不合逻辑的反应,何悯鸿母亲看似通情达理,实则始终以女儿的利益为出发点,其父亲更是冒进冲动,将自己立于被动的境地。开篇这些密集的冲突戏,并不能勾起观众连续观看的欲望,反而因为这些无厘头的争吵,让人觉得既无意义又不好看。伴随着剧情推进,露西母亲高龄产子命丧产床,留下一个年龄差三十多岁的亲生妹妹也让人很难以理解;朱喆好不容易把弟弟的大学供完,却换来对方不理解的埋怨和白眼狼行径;唯一还算正常的叶蓁蓁,后续可能也要出现男友家族破产,被迫开启豪门落魄的戏码。当年,“欢乐颂”IP能够成功打响女性题材的第一枪,归根结底还在于它真实描摹了都市女性的生存困境。从职场小白到高知女性,人人都有原生家庭困境,从精神疾病家族遗传的精神恐惧到“扶弟魔”的现实困境,再到女性婚恋选择面临的种种社会偏见,《欢乐颂》曾以敢为人先的表达打开了女性题材群像剧的窗户。从第三部更换演员阵容开始,这一“初代”女性题材IP的威力持续衰减。《欢乐颂3》豆瓣终评4.8分,《欢乐颂4》终评5.7分,《欢乐颂5》能否回到及格线以上,也要打个问号。云合数据显示,《欢乐颂 5》自播出以来正片市占率表现不突出,排名跌出前二十。究其根源,《欢乐颂》续集的故事逐步走向了堆砌极端人设的下坡路,故事和人物的来源开始脱离现实生活,再难出现平凡的痛苦与欢乐。无论是“矿二代”叶蓁蓁、“职场复仇者”露西,还是酒店奋斗代表朱喆、“傻白甜”何悯鸿和精致利己主义者余初晖,这些人物身上都透露着典型的标签痕迹。剧中的角色分分钟就能开启人际关系大讲堂,动辄就是长篇大论和所谓的实操方案,生生把女性群像剧变成了一部“社交厚黑学”。失去了可爱的灵魂,失去了人物身上的真味儿,故事之间流淌的真情也都荡然无存。五部《欢乐颂》播下来,徒留一地鸡毛,而一个大好的都市剧IP何以至此,值得创作者认真反思。本期记者、编辑:李夏至‍‍‍‍本期监制:贾薇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